从“游戏陪玩”到“真人租赁”多少人在谈虚拟恋爱?

2019-03-24 15:36:00
yyhadmin
原创
19
以目前的发展格局看,真人在线租赁服务既不限于是游戏的,也绝不仅仅是下三路的。它的未来,是着开放式社交的。  在初期,无论是玩《英雄联盟》找个辅助还是《绝地求生》找条大腿,陪玩的作用是支持者亦或者守卫者,都未能跳出游戏服务的圈圈。在2018年,那些介绍中标榜自己仅能做到“听指挥”、“讲话皮不冷场”、“移动四级包”的陪玩小姐姐,或许并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迎来新的春天。  硬糖君打开陪玩APP比心的派单大厅,这里聚集着各种能人异士,也让硬糖君体验了更专业的选择陪玩的流程服务——说真的,还确有几分后宫选妃的尊贵感。  2018年,陪玩作为新兴的线上服务类产业受到广泛关注,一时风光无两。有质疑它背后如影相随的产业链的,也有高呼游戏发现了新的商业路径的。  这种类似选秀女赠花或撂牌子的试音体验感惊人。在全程,硬糖君都有点恍惚,随着荷尔蒙的律动和小姐姐曼妙的声线而有点上头发懵。  明星效应方面,更是充满着想象空间。除了已经开始尝试的人气主播外,还有网红、KOL、明师一对一教育、甚至现实明星等高端的定制方向有待突破。  在采访了多位比心接单的职业陪玩后,硬糖君惊奇的发现,这个行业的发展已经早早突破了内容雏形期,而向套路化发展。  目前的“真人在线租赁服务”平台中,除了相对头部的比心一骑绝尘;后来者还有如YY等语音起家,公会模式把这门生意当直播折腾的豪门;而在用户属性和内容多元化发展上,陌陌入局更像是题中应有之义。相比起放不开手脚的腾讯——熟人社交在此类服务中简直是噩梦。  虽然游戏类陪玩仍然占据着陪玩服务内容的极例,但更多元化的娱乐类陪玩正在悄然崛起。娱乐型陪玩从2018年的下半年开始,正悄悄进行着一场内容升级的变革。你们要的虚拟女朋友和虚拟男朋友,已不是梦。  为了验证“鲁卡”在吃鸡方面到底有多菜,硬糖君下单跟她玩了几把。OB(死亡观战)视角里,这个妹子在敌人贴脸的时候慌张开镜,在如愿看到对方脸上的毛孔后,扑街了——她一枪都没开。  另一方面,陪玩借鉴和学习直播的消费模式也极具意义。虽然在比心已经率先有了排行榜、刷礼物优先排麦,出售个性化UI定制等增值付费内容,但还是远远不够。一些比心陪陪们自行开发了比心ID冠名权出售、存单赠送等业务形式,但却缺乏平台功能的支持和协助。  虽然活跃用户数稳步增长,体验逐渐成多元化和深度化发展,但硬糖君在调查中发现,平台中仍然普遍呈现私单乱局。在第一笔单完成后,由于缺乏应用场景的和支持,无论是游戏单还是YY语音单,都可以完全脱离平台通过微信等在线支付形式完成支付。这对于目前仍然依靠佣金抽成为主要变现形式的平台而言无异于一击重锤。  而在资本层面,捞月狗完成了2亿元的C轮融资,本轮投资由天图资本领投,SIG海纳亚洲继续跟投,青桐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在此之前,捞月狗在2017年5月获得SIG的4000万B轮融资。陪玩平台暴鸡电竞则宣布完成由启明创投领投的1500万美元A+轮融资,老股东红杉中国、真格基金、晨兴资本继续跟投加持。在完成此轮融资后,暴鸡电竞成为了继捞月狗之后,国内第二家融资额过亿的游戏陪玩平台。目前陪玩市场的绝对头部,比心 (原“鱼泡泡”)也完成了由IDG资本领投的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  在服务内容上,也让人脑洞大开。不过硬糖君需要以自己的人格尊严强调下:抛弃那些约线下的龌龊想法吧,光是线上服务就足以达到沉浸式体验了。  在付费端的思路,则更需要平台由单纯的媒介性质率先向综合服务转型。以开放式社交的思路,开发出更多的租赁服务场景,并与平台支持服务深度,才能锁定“陪陪”的同时,也锁定活跃用户。  在野蛮式生长的初期,所有的功能都是滞后于需求的,但最终脱颖而出的领跑者,无一不是在产品端狠下功夫的那一批。无论直播领域的斗鱼也好,还是短视频领域的快手也好,其在产品层面的出色体验和功能支持都是走向成功最重要的基础。  无论是点歌还是情感电台,或者只是单纯的陪你聊天,各种男神音、女神音,高音、中音、低音,线上的虚拟服务总是让人有一种隔岸折枝,遥望佳人的距离美感。  从对外公布的数据来看,头部陪玩平台做的颇有成色。据公开数据显示,比心注册用户超过1000万,尽管2018年的流水数据并未公布,但其2017年对外公布的年流水已经超过5亿人民币;另一家主打陪玩业务的平台捞月狗,在年初曾透露,总注册用户已达7000万,日活用户达500万。  当然,值得一提的还有微博,基于明星的自上而下的组织形式里也有“真人在线租赁服务”的想象空间。毕竟在比心上,玩家已经可以花5000块跟斗鱼一线主播“蓝战非”和他的“四小天盒”玩上一个小时了。  正如唐岩所讲,陌生人社交是刚需。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熟人社交中有着浓墨重彩的公事公办的形式主义,而恰是陌生人才能扮演好彼此的树洞的角色。  而广告业务,也将是商业模式中最重要的一块拼图。在全面泛娱乐化之后,真人在线租赁服务的广告将不再局限于游戏导量,包括快消品、轻奢品等更大众化的商品也与此类用户十分契合。  据了解,仅虚拟恋人服务,就包含各种私人定制品种:“女友”有傲娇、萝莉、御姐、邻家、可爱、小清新等款;“男友”有“霸道总裁”等等。为了满足一些女顾客的幻想,一些软件还专门招募和明星声音类似的“明星音”,或由“虚拟男友”来扮演明星或者动漫人物的性格。  硬糖君于2018年初和年中曾先后撰文《陪玩吃鸡月入过万,只是“陪玩”江湖的一个微末注脚》、《线下游戏陪玩,我们采访了三位亲历者》。而当2019年硬糖君再次关注这个行业,惊奇的发现事情再次起变化。  在此之前,硬糖君写过基于开放式社交在做内容尝试的陌陌。在直播、短视频的风势吹过后,移动互联网用户的付费教育优质得令人发指。在开放式互动中,大家不排斥打赏、不排斥虚拟购买,那么当然,也就不会排斥明码标价的虚拟服务。  但在之后的服务体验中,“鲁卡”展示了她真正的绝活儿。冷艳的女神音、可爱的萝莉音、透亮的少年音、清脆的少女音、还有孤傲的御姐音,不同的声音体验在耳麦中来回切换,硬糖君问她,你学过播音?她说没有,我学的旅游管理。  如今的游戏陪玩,越来越不需要“游戏”了。陪玩产业正在剥离游戏的外壳,显露出更加多元也更加赤裸的属性。拥有2年多陪玩经验的25岁妹子“鲁卡”小姐姐告诉硬糖君,找她的老板很多都是休闲型的。他们并不在乎自己打游戏比较菜,而更看重服务过程的体验。  随着游戏属性减弱、娱乐属性增强,五花八门的线上服务被开发出来。当年备受冷落的“叫醒”服务如获新生。而谈一场俩小时的“虚拟恋爱”,则不过是更高级版本的内容体验。  在原本的设想中,陪玩更像是伴随游戏出现的一种增值服务。这与当年《传奇》流行的年代,帮会大哥打沙城时给兄弟们发药发刀没什么区别。  老游戏对于陪玩的负面影响在这一阶段开始彰显,伴随着游戏热情的下降,用户对于“上分”的需求逐渐减弱,技术型陪玩在此时不再是必选项而仅仅是加分项。“老板”们对过程体验的要求已经超过对陪玩技术的刚需,打得好不会聊的高冷型陪玩不再受宠。  在跟派单厅的主持讲清楚需求后,前来“试音”的小姐姐陆续进场。先是传麦形式的自我介绍,根据老板的需求,要求可以具体到声音属性和性格属性、或者歌唱才艺。选定提供服务的人选后,没有被选中的则非常自觉地陆续离场。  随着吃鸡热度的不断下滑,后来而上的顶替者们相继发力,但无论是角色扮演类的《逆水寒》,还是立志于传承吃鸡衣钵的《堡垒之夜》、《APEX英雄》,都远没有吃鸡在2018年所创造的热度。而载体的缺失,也让整个游戏类陪玩显得暮气沉沉,下单量仍然在靠《绝地求生》、《英雄联盟》苦苦维持。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真人游戏
Email: 1586171493@qq.com
QQ: 1586171493
网址: www.xyftbjl.com